“保供稳价”祭出组合拳 大宗商品价格料将震荡走弱

2021-06-18 14:24:32

  6月16日,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发布公告,将于近期分批投放铜、铝、锌国家储备。投放面向有色金属加工制造企业,实行公开竞价。   6月17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公布《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指数行为管理办法(试行)》,办法旨在规范我国价格指数市场发展,推动包括大宗商品在内的重要商品和服务市场价格的合理形成。   加上此前的打击市场炒作、降低出口关税等政策,围绕大宗商品“保供稳价”工作已经形成系列组合拳,这些政策的效果将持续释放。   铁矿石、铜、锌、铝等大宗商品价格,在5月中旬冲至高点之后,近期其价格在震荡中均有所回调。展望未来,由于通胀水平的上升,美联储释放出收紧政策的信号。随着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的减弱,大宗商品短期供需矛盾有望缓解,市场分析预判大宗商品价格二季度达到高峰,后期有望在震荡中走弱。   4月以来国家不断出台新政   今年以来,随着全球经济的稳步恢复,大宗商品需求回暖。但受疫情影响,部分资源国供应能力不足,加之海运紧张等因素,大宗商品短期供需矛盾凸显。   铁矿石、铜、锌、铝等大宗商品,从去年上半年的价格低谷不断走出,拉出一条陡峭的上行曲线。在这背后,除了受供需矛盾影响,还有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支撑。脱离基本面的大幅上涨,对当前的经济恢复产生很多影响,包括挤压了中下游加工制造企业利润,部分建筑工程项目只能延缓开工进度,甚至引发部分终端商品的涨价等。   4月以来,国务院、中央部委多次要求加强大宗商品市场调节,打击炒作囤积哄抬行为。此后,各类“保供稳价”的政策不断出台。   4月28日,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,自2021年5月1日起,下调部分钢铁产品进口关税,上调部分钢铁产品出口关税。   5月18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月度发布会上释放信号,要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来保障铁矿石供应,国内将加大铁矿石资源勘查开发力度,加快推进国内铁矿新项目和在产资源接续项目建设,统筹做好社会再生钢铁资源回收利用;还将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积极稳妥开发境外铁矿石资源,鼓励企业拓宽铁矿石进口渠道等。   6月17日,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、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月度发布会上表示,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即将组织投放铜、铝、锌国家储备,此次投放面向中下游加工制造企业,实行公开竞价,在参与条件方面尽可能向中小企业倾斜。今后一段时间,还将视市场变化,适时开展多批次投放,及时增加市场供应,缓解企业成本压力,促进价格回归合理区间。   6月17日,《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指数行为管理办法(试行)》的出台,也将促进大宗商品等重要商品价格的合理形成,提高指数编制的透明度,减少哄抬价格等扰乱市场行为。  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投放有色金属储备并不常见,近一次是2005年向市场投放3万-5万吨铜。类似于猪肉储备的投放,通过投放铜、铝、锌,能改善供应端,有利于平稳大宗商品价格,减轻下游企业成本负担。   “前期调控政策的效果在不断释放。比如5月1日实施的部分钢铁产品关税调整,有利于提高钢铁产品的进口比重,也能抑制企业出口的积极性,重点在于保障国内供应。从5月数据来看,5月钢材出口量相较4月有明显下滑,5月PMI订单指数中的钢铁板块回落到景气区间之下,意味着订单相较4月有所萎缩”,王国清指出。   大宗商品价格比5月中旬有所回落   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扬,对当前尚在恢复的经济带来系列影响。   “钢铁、铜等价格上涨,地增加了我们的生产成本。但我们与上游供应商签订的多是长期合同,我们议价能力比较强,相比行业内中小型企业而言,日子要相对好些”,一家大型工程机械企业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  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由于上游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,部分下游中小企业扛不住,只能间歇性生产。从4月工业企业利润数据来看,中小企业亏损面有所扩大。   不过,从近期数据来看,大宗商品价格在5月中旬冲至高点后,目前价格有所回落,但仍处于高位震荡状态。以COMEX铜期货结算价格来看,5月11日达到4.7620美元/磅的高峰,6月16日其价格回落至4.3850美元/磅。   预测下半年明显走弱   王国清表示,随着国内保供稳价政策不断出台,加之6、7、8月是钢材、铜等金属需求淡季,美国4、5月份CPI在持续创新高,美国国内通胀压力加大,美联储政策可能提前收紧,美元指数上升,大宗商品价格承压。从全球经济形势来看,疫情对铁矿石、铜等供给的影响会逐渐减弱,加上夏季需求存在边际放缓,铁矿石、铜等大宗商品会呈现震荡走弱的趋势。  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下半年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会减小,大宗商品短期供需错配会得到缓和。目前来看,宏观基本面推动的大宗商品价格暴涨,在二季度可能已接近峰顶,下半年可能明显走弱。但若考虑到流动性驱动的金融交易因素,大宗商品价格二季度达到高点后,下半年也有可能震荡波动。   罗志恒表示,目前大宗商品短期供需矛盾依然存在,像巴西等国由于多种因素导致的供给短缺没有得到缓解,国内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短期化也造成了供给的收缩。当然,国内正在采取多种措施,包括关税政策调整、加大储备投放等,旨在控制价格的快速上涨。未来,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难以见到,不过目前价格仍处在高位。

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将在宝安中心区建深圳总部

国储局宣布向市场投放铜铝锌等国家储备 影响解读